□事發當地一家洗浴休閑會所;死者家屬希望有關方面儘快作出處理
  □專案組表示,賠償事宜正在協調,但因雙方家屬分歧大,還沒談攏
  
  紅網湘潭站11月14日訊(湘潭晚報記者 歐陽鐵強)11月13日,死者宋正平的家屬將一份《湘鄉市一城管幹部上班時間打人致死》的材料,交到了記者手中。家屬說,宋正平已死亡6天,還沒有安葬,有關部門也沒有給死者家屬一個滿意的處理結果。
  案情回顧
  男子被打3天后身亡
  
  死者宋正平的姐夫彭先生告訴我們,宋正平是雙峰縣杏子鎮人,尚未結婚,死亡那天(11月8日)正好26歲。
  11月5日下午5點左右,湘鄉市城管局職工曾某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,來到當地的一家洗浴休閑會所,對著正洗頭的宋正平的頭部和胸部一頓拳打腳踢,導致宋正平當場深度昏迷。
  “他(曾某)一米八幾的個子,下手又那麼狠、那麼重。晚上7點,我們得知消息,來到醫院看望受傷的宋正平,醫生說他已經腦死亡了,全家人感到非常氣憤和悲傷;3天后,宋正平還是沒有搶救過來。”彭先生說。
  彭先生還介紹,宋正平過去根本不認識曾某,也沒有交往,是曾某懷疑宋正平與自己的老婆宋某“有一腿”。宋正平在岳塘區某KTV工作,是技術維修人員,而且是這家KTV的股東之一;而宋某開了一家KTV在隔壁,遇到設備出了故障,宋某經常叫宋正平來維修,這樣兩人就認識了。“他們之間不存在不正當關係,也沒有任何證據。”
  “我們去過曾某的單位,對方也沒給一個說法。”彭先生說。
  目擊者
  服務員勸說也挨了打
  
  隨後,我們來到宋正平被打的這家洗浴休閑會所瞭解情況。這裡的工作人員說,當時,宋正平正在洗頭,曾某衝進來打人時,樣子很可怕,“我們都被嚇暈了,有服務員在勸說過程中還挨了打”。看到情況嚴重,他們很快就報了警。
  接著,我們通過死者家屬提供的電話號碼,試圖聯繫曾某的妻子宋某核實相關情況。但她的手機處於關機狀況。
  專案組
  兩人屬於情人關係
  
  曾某是不是在上班時間打人致死?宋正平與宋某到底有沒有曖昧關係?這件事怎樣處理?11月13日,我們找到湘鄉市成立的“11·5”專案組瞭解情況。
  專案組一位羅姓負責人說,這件事發生後,他們馬上成立專案組進行調查和協調,希望儘快並妥善地處理好這件事。首先,他們對死者家屬的吃飯和休息作了安排;同時,積極向凶手的家人做思想工作,促成雙方見面,協調案件的賠償事宜。因為死者家屬提出的要求太高,首先要求賠償300萬元,後來降低到160萬元,凶手的家屬沒有同意,因此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。
  關於曾某是不是在上班時間打人,羅姓負責人說,曾某是城管局一名負責路邊蔬菜攤販的管理人員,由於工作性質的原因,每天早上7點就要上班,一直到中午12點30分。所以,他下午5點時已經下班了。
  宋正平與宋某到底有沒有曖昧關係?羅姓負責人說,死者與宋某認識3個月了,雙方在一起開過房,還經常在手機上發曖昧信息,存在情人關係。11月5日早上,曾某發現宋正平給妻子宋某發來信息,就把手機搶過來,看到上面的內容非常氣憤。當時,宋某還跪下向丈夫承諾,不再與宋正平來往。隨後,宋某就將這件事電話告訴宋正平。宋正平擔心曾某打宋某,就從岳塘區趕到湘鄉市。不料,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。事發後,曾某在現場被民警帶走。
  湘鄉市城管局一位劉姓工作人員對我們說,當時,曾某看到妻子宋某跪下作了保證,以為真的沒有事了。當天下午,他接了3歲的兒子後,準備全家聚一聚。但是他聯繫宋某時,電話是宋某的一位朋友接聽的,說宋某在洗浴休閑會所。曾某趕到洗浴休閑會所,宋某已經離開了,但是宋正平正在洗頭。於是,曾某一下就爆發了……  (原標題:妻子出軌 湘鄉一男子暴打情敵致對方死亡)
創作者介紹

jennifer

douxvg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